精选日子深处的阳光

  • A+
所属分类: 经典美文 2020-07-28 23:01:05

  美文欣赏网小编整理了关于精选日子深处的阳光的内容,一起看看吧!


  80年代初,我出生于一个偏远、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里。贫穷落后的村子里的庄户人不见得会有多富有,然而我家却是这些不富有人家中最不富有的那一类,可想而知会是个什么样的境况!

  当春风吹绿了田野,秧苗开始茁壮成长上的桃儿在打麦子色的时候,家里就已经揭不开锅了,那个时候,我和弟弟妹妹到附近的田野、山坡上去挖野菜、摘野果、刨草根来充饥是常事。眼看着我们饿得面黄肌瘦、饿得软绵绵的、饿得打不起一点精神的时候,父母也会向亲戚朋友或相邻们借点粗粮来添补度日。我们一家就这样一年一年的熬过来了。日子虽然难过点,但能出生在这个家庭里,我很幸运,也很满足,我从不为这样的境遇而自暴自弃。我的父母是勤劳的、淳朴的、老实的、通情达里的人,即使生活上再困苦,经济上再艰难,家里已经到了无法开锅的时候,他们都一如既往地支持着我和弟弟妹妹的学业,没有任何怨言,没有使我们的学业夭折。感谢父母,让我是村子里最幸运的一个人,村里和我一起长大的同伴们都纷纷缀学回家了,我却依然在我们村里读完小学,乡里读完初中,后来又考进了城里读高中,成为村子里第一个高中生。当我有幸进城读高中,父母在为我高兴的同时,又增添了许多难处,他们肩上的担子无形中又加重了,眉上悄悄又增加了许多忧愁。我一年的学费、生活费,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给这个原本就困难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几乎陷入了无法支撑下去的地步。然而,在这种困难时期,父母没有因此让我辍学回家,他们依然支持着我的学业,我依然是父母心中的骄傲,依然是同伴们羡慕的对象。

  进城了,由于家离城较远,我不能再像读初中时那样每天可以跑回家吃饭、睡觉,我只能在学校里寄宿,每个周末回家一次,拿上那点父母早已准备好的生活费,然后又返回学校继续我的读书生涯。

  还记得1999年那个深秋的周末,放学后的我一直在校园里徘徊,我的心犹如飘在秋风里的一片孤单的树叶那样摇摆不定、犹豫不决,我在为到底要不要回家而发难。一直等到同学们都走完了,我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回家,回去又能做什么呢,回家去不外乎就是给父母曾添些忧愁,最近听说母亲的病又发了,家里面肯定不会有钱给我了,这让父母很为难。但不回家又不行,不回家就意味着下周的生活无着落,我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只能勉强够回家的车费,这让我生活怎么办。在这难以选择的境地,我像一只迷路在山坡上的羔羊,不知何去何从。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在将近天快要黑的时候,我还是决定回家,于是我踏上回家的路。

  当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很晚了。但和以往一样,父母依然还没有吃饭,他们还在等着我吃饭,等我回家来和他们一起吃饭好像已经成了他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父母是知道我每个星期五或早或晚都必须回家的,因为他们每次都只拿够一周的生活费给我,我如果不回家下一周的生活就无着落了。每次回家父母都会事先准备好一吨丰盛的晚餐,为我打一次牙祭。父母知道他们每次给我的生活费最多只能勉强够吃饭,在学校里是根本就吃不到一次肉的。

  这个周末也一样,父母早为我准备好了一碗腊肉和炒鸡蛋,在当时就我家的情况能吃上这两样东西已经是奢侈品了,也就是当我每个星期五回家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父母才舍得吃。我读高中之前,家里的鸡蛋一般都是舍不得吃的,母亲生怕我和弟弟妹妹偷吃,她总是小心冀冀地将鸡蛋一个一个的捡了放在一个瓜皮碗碗里,放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等凑到一定数量后就提到街上去买了,然后换回盐巴、味精等家里常用的食品。然而当我进城读高中之后,每个周末回家,饭桌上就多了这个菜,我想这可能是细心的母亲特意为我准备的。

  还没等我坐下来,母亲就将一碗白米饭舀了送到我的手里,还没等饭下肚子,肚里就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我迫不及待地端起饭碗就狼吞虎咽一通。当我吃完抬起头来的时候,让我惊奇的发现父母碗里的“饭”和我们碗里的尽然不一样,他们各自碗里放着一个洋芋,而我和弟弟妹妹吃的却是白米饭。我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里不知不觉就充满了酸酸的泪水。这时,母亲那斑白的发鬓下那苍白的脸、瘦瘦的脸映入我充满泪水的双眼里!

  晚饭过后,我帮着妈妈把碗筷收拾了。由于有点疲倦,我就提前睡觉了,迷迷糊糊的也就睡着了。但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时,却发现家里的灯还在明亮着,我还以为时间还早,父母都还没有睡。但当我仔细听,却又没有父母说话的声音,难道父母睡后忘记关灯了!我在心里纳闷,但不可能啊!父母做事一向都很小心谨慎,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我摸起床来,走到了弄堂,让我很吃惊的是母亲一个人还在专心致志的做着一双布鞋。母亲做得很认真、很仔细,就连我走进她身旁时都没有觉察到。我轻轻地走到了她身后,看样子这双布鞋是母亲今晚连夜赶出来的,这布鞋很快要做好的了。看着母亲专心的样子,我不想惊扰她,但时间很晚了,母亲身体又不好,是不能再熬夜的了。我在她身后轻咳了一声,母亲好像还是没有发现,仍然认认真真地做着。

  “妈,你还不睡觉啊!”我在母亲的身后喊了一声,似乎把母亲吓了一跳。

  母亲知道是我,转过头来对我说:“你怎么还没有睡?还有一点点就做完了。”

  “都已经深夜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做事情呀!”

  母亲再也不出声了,仍然做着她手上的活儿。

  看着慈祥的母亲,我的心里突然一阵阵发酸,有种想哭的感觉。灯光下的母亲脸色更加的苍白,更加消瘦,越发的苍老了!

  星期天,一大早我就要反回学校了,按照以往的惯例母亲总会在头天晚上就将未来一周的生活费交给我,但是直到今天早上母亲都还没有把钱给我,我想可能由于母亲生病,家里面已经捉襟见肘,没有钱了,否则母亲是不会把这事给忘了的。因为细心的母亲总是知道我什么时候需要钱,现在的我回家的目的也就是为了生活费。我没有向母亲提钱的事,依然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收拾了一下就准备返回学校了。可能是由于昨天晚上太操捞了,睡得太晚,今天这个时候母亲都还没有起床吧。我不想打扰母亲,应该让她多睡一会儿。准备好之后我就出发了。

  当我刚出门不远,我的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叫唤声,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在喊我,但听声音很熟悉、很亲切。这是母亲的声音!我转身看到了母亲正在我身后不远处,母亲那瘦小单薄的身子缓缓向我走来,在霏霏细中像一团黑影,我的眼里顿时充满了泪水。

  “妈,天气很冷,您身体又不好,不要出来受凉了。”

  我走到了母亲的身边,关切地看着母亲。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她做的布鞋和一张邹巴巴的钱递给了我,然后转身就走了。看着母亲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流泪了。母亲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当时的眼神胜过了千言万语。

  母亲回去了,我也该走了,这时一轮火红的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我的怀里揣着希望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我想这是我的希望,也是母亲所希望的。

别样的父爱-关于父爱的散文劳动之美故乡,那轮圆月人生多舛,慢慢醒悟丁香花开的日子